青云之上的山

青云之上的山,其实也可以说山腰上的云。

大概就是这样的景色,山很高,山腰全是云,山顶在云上露出来,远远看去,像是天空上的山,很漂亮。这样的景色其实很普通,但也不普通,普通是这个季节几乎每天上班路上我都能看到,不普通的是一般只有早上才能看到,而且不知道其他地方能不能看见,反正龙潭有。

惭愧的是,虽然每天都能看到,而且超级漂亮,但我至今没有拍下来过,我觉得手机拍不出它的美,因为都是肉眼看比较远的景观。立个目标,忙完这段时间,一定找出时间,带上相机,把这美景记录下来。我们的乡村真的太美了,这是我这一年来最大的感慨。

说回题目,我还没想到怎样描写如此美景,等等等吧,忙完这段,一定要记录一下。好多天没写六百字,真的身体静不下来,脑袋空不下来,。

瓦房外的天空

2018年12月4日瓦房外的天空
瓦房外的天空,摄于龙潭。

窗外天空很蓝,云很白。

80后住过瓦房的应该不少,例如我,小时候就住瓦房,但在瓦房上过班的,应该是不多吧,而我,恰好就在瓦房办公。嗯,人生是应该什么都经历一下才完整。

其实瓦房不是一般印象中的一层瓦房,而是两层,我所在的二层还是很舒适的,除了不知道楼什么时候会倒塌以外。怎样舒适呢,前面是条河,很宽的河,水很清很青,不时有小鸟飞过吃河里的鱼,再往远看是山,青青的山,经常可以看到云雾从山上略过,山腰以下都被云遮住,只留下隐隐约约的山顶,很是奇幻。而后面呢,就是上面这幅照片的景象了,蓝天率奇高,不过我一般不往后看。

大概就是这样。

话说回来,都12月了,天气还没有怎样冷过,早上还需要穿件单衣外套,中午出太阳后就直接可以短袖了。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雾气奇重,从迎宾大道刚拐出西林河边时,河对岸只剩一片白茫茫,儿子淡定地说:早上这么大雾,中午太阳可要晒死人了。果不然,还没午后,太阳就能晒死个人。上午大雾中午必然大太阳这个现象,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这么厉害,从来没错过,是不是全国都这样呢?或者全世界?

昨天才看《我不是药神》,在爱奇艺上,是有点奥特了。

据弹幕说,药企们不知请了多少水军来弹幕,像豆瓣这样的影评集中地,可能水军更多。其实,先不论是不是有水军,但他们说出的问题也是很实在的,如果大家都仿制药,那最后谁去做研发,谁有动力去研发。如果药企是上市公司,那他必然是盈利机构,那肯定是要赚钱的,如果研发投入了大量的钱,产品也足够有效,那根据研发费用加入盈利比率,卖贵了也是人之常情。反而,有人仿制,会严重打击企业的研发积极性。

但是,药又是特殊的产品。是很多人保命的刚需,吃不起药,导致死亡,也是十分痛苦的事情,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电影里的印度,直接准许仿制药,据说代价是允许药企在他们国家开展新药的人体试验,有点破罐破摔然后药企没办法后折中抓回点好处的意思了。而我们国家,电影陈述的结果可以说非常正能量了,药进入了医保,病人可以便宜买,药企可以继续赚钱。

我想来想去,总感觉还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不知道青霉素、阿司匹林等药品的发明者最后赚了多少钱,他们赚钱是应该的。就像比尔盖茨研发了Windows,他成为首富大家都服,因为大大提高了社会效率;就像苹果研发了iphone,成了最有钱的科技公司,大家也是服气的,因为它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前进。而像青霉素这样的药品更是可以说拯救了人类,赚点钱,成为首富算什么。就像现在说有人研发了一种药品,吃下去有癌治癌、无癌防癌,我相信他成为首富是没有人有异议的。

但如果他成为首富的途径是很多人要倾家荡产去买这个药,然后还有很多人倾家荡产都买不起这个药直接死了,好像大家又都不太能理解了。明明是救人的药啊,怎么救了命又害了人生呢,或者它就不救人呢。但明明人家发明了这么重要的药,就是要成为首富才合理啊。

好吧,那就全民埋单让他成为首富,然后大家也能平价吃药咯,嗯,医保。但是不是所有药都能进医保呢?如果一种药,只能治大概几个人,但对那几个人来说是超特效,能治百病,不吃这药他们都得死,但这药奇贵,超级贵,他们肯定吃不起,那这种药要不要进医保,然后全民埋单呢?毕竟全民的钱也不是无限,也是有限的啊。进,好像不是很好,以后药企研发啥药都不怕,反正有人兜底;不进,看着那几个人死咯?

好吧,自己没想清楚的事情,说起来就是费力,还说不好。

其实,我看这电影,最深的感触是,要坚持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坚持做有利于大部分人的事情,前提是保护好自己和需要自己保护的人。

看星

2018年10月3日下午6时,阳江海陵岛
紫,摄于阳江海陵岛。

昨天实在太忙,手机都没空看,别说写。

今天特意挑了一张照片贴上来,算是补偿。照片是今年国庆期间拍摄于阳江市海陵岛大角湾,黄昏时候海滩上非常漂亮的紫色天空。

阳江海陵岛沙滩的沙超级细滑,海也非常漂亮,因为岛上的闸波是著名渔港,所以食物也非常充足,也不贵,不像汕头的南澳,人多了连吃的都没有,可是距离号称广东中部的龙门实在是有点远,连续开车都要5、6小时,即使我中途在江门玩一段再去,还是觉得远,预计近年内也不怎么可能再去。可见,周边自驾游对距离是很敏感的,像龙门这种广州、深圳都将进入1小时汽车圈的县城,又有生态资源优势,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做高端做高端做高端,再贵也不愁的,只要服务真的好,玩得真的省心,带孩子也不担心这和那(酒店设施配套、卫生、饮食),市场大大的有。

昨晚在龙潭工作到很晚,工作结束走到室外,一阵凉风飕飕地,确实非常冷了,但抬头看天空,哇!哇!哇!真的是很漂亮,黑得非常深邃的天底,漫天的星星,印象中我都没怎么看过冬天的星空,额,算秋天吧。我觉得这是我到乡镇工作得到的最大的福利,如果你试过静静地看深邃天空中密密麻麻闪闪发光的星星,你大概能理解,那可能是来自人类基因层面的快感和敬畏。其实即使在县城,晚上开车往人少灯少的方向走上十来二十分钟,也能看见这样的星空,但成年后,各种各样的事情,总有各种理由让我们不会特意驱车去看看,即使我们也非常想看,即使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反正星星放在那里也不会消失,所以我们错失了很多美妙的夜晚。而在乡镇工作,让我被迫多了很多看星空的机会,而不需要特意去,有时候晚上,我开车在路上,看见天空清澈得那么深邃,我会找个路口停下车来,下车或就坐在车上打开车窗,看几分钟星星,那种感觉,我猜是不是像有烟瘾的人抽上一口烟那么放空,甚至能感受到几千年来那些有智慧的古人也是这样看着星空的沉醉。

感觉写得不是很好,下次我再用更好的语言描述一下。

有些远光灯

转眼到了11月底,时间过得真快。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概?因为今天回家发现路已经很黑很黑了,而看时间并没有比平常晚,甚至还早了一些,才知道白昼很短黑夜很长的冬季要来临了。

为什么会对今天的路很黑印象特别深?因为路上遇上了各种奇葩车手。例如,在你后面跟车很近的,开了大大的远光灯,耀你一路前行,后视镜是完全不能直视。这还不够,前面来的车看见你后面的车开远光了吧,然后不断闪啊闪远光,或者索性也开远光,泥马,我夹中间的纯躺枪。这车开得是够累。

上面这些其实日常也常见了,今天尤为突出罢了。今天还遇见了更奇葩的,你见过开车,在车头,方向盘的前面,放个超强手电筒的吗,那手电筒还开着应该是SOS用的超强闪光,一直在高频高亮闪动,实在不闪死对向来的车不罢休,至今想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还有还有,今天还遇见了开摩托车的,前面的车灯也改成了像刚才那SOS闪光的高亮闪光灯,跟他对向实在辣眼睛。

我开车是很文明的,该关远光的时候肯定不开,遇斑马线肯定减速,当然,该开得快的时候我也绝对不会慢。我觉得这是基本素质,也是保证安全的最有效的办法。你开远光的时候以为自己能看得更多,没想别人看得少,还不是有机会让你也一起拉进去。

每次遇见开远光在后面跟车和迎面而来不关远光的,都深感社会素质堪忧,我们的社会什么时候才能进步。什么时候我们的国民,才能每个人都能独立思考一下,怎样的社会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要一起维护些什么,以让我们活得更好。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尊重别人,站着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其实,这不正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的核心文化之一吗,什么时候丢的。

好吧,什么事情都只能从自己做起,当然,是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

疯狂的基因杀人

昨天说了转基因人的事情,今天看了一些科普号,确实过虑了,我们离随意地修改基因创造出完美人类还差远了。是这么说的,现在最好的修改基因方法最高的成功率只有72%,这是修改一对基因的成功率,如果同时修改两对,那就是0.72*0.72,就只有50%左右的成功率了,同时修改50对的成功率就几乎已经为0了,而人体的基因却有好多好多,而且各自的作用和相互的作用大部分现在都还是未知的。

但是,我有个更疯狂的想法,假如有一群基因研究的geek,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他们组合在一起,隐秘在某个海岛例如,然后他们达成目标的途径之一是要消灭大部分的人类。嗯,就是说他们现在的小目标是消灭大部分人类。你猜他们可以怎么做?我觉得是,可以找一种超级致命、传播性又强的病毒,或者是扩散性超强、致命性超高的毒气,然后通过修改基因,让改基因人对这些病毒或毒气免疫,他们本身修改基因,他们的下一代在胚胎完成了改基因,于是后代的后代都是免疫的,完成了这些工作以后,他们大范围地扩散病毒或毒气,呜呼,全世界人都死翘翘了。

这种黑科技太恐怖了,你们说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而且实现起来好像真不是很难。

今天就写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