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房外的天空

2018年12月4日瓦房外的天空
瓦房外的天空,摄于龙潭。

窗外天空很蓝,云很白。

80后住过瓦房的应该不少,例如我,小时候就住瓦房,但在瓦房上过班的,应该是不多吧,而我,恰好就在瓦房办公。嗯,人生是应该什么都经历一下才完整。

其实瓦房不是一般印象中的一层瓦房,而是两层,我所在的二层还是很舒适的,除了不知道楼什么时候会倒塌以外。怎样舒适呢,前面是条河,很宽的河,水很清很青,不时有小鸟飞过吃河里的鱼,再往远看是山,青青的山,经常可以看到云雾从山上略过,山腰以下都被云遮住,只留下隐隐约约的山顶,很是奇幻。而后面呢,就是上面这幅照片的景象了,蓝天率奇高,不过我一般不往后看。

大概就是这样。

话说回来,都12月了,天气还没有怎样冷过,早上还需要穿件单衣外套,中午出太阳后就直接可以短袖了。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雾气奇重,从迎宾大道刚拐出西林河边时,河对岸只剩一片白茫茫,儿子淡定地说:早上这么大雾,中午太阳可要晒死人了。果不然,还没午后,太阳就能晒死个人。上午大雾中午必然大太阳这个现象,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这么厉害,从来没错过,是不是全国都这样呢?或者全世界?

九鱼图

清晖园鱼跃图

名字是乱取的,在顺德清晖园里。

今天把博客名字又缩减了一下,变成了九寺,嗯,特别佛系,正合最近比较少更新的风格,一时特别满意,马上在手机上就改了。不过,百度后发现九寺有九卿官署的意思,又特别不满意,上班都去衙门了,网上还官署,不好(其实是用这种有意义的名词,我博客排不到百度第一位,不爽),但一时没有其他好想法,就暂用一下吧。

万汇楼的夜

wanhuilou

十年前的万汇楼。

最后比较少更新,你知道,只要你一段时间不坐在电脑前,就很难再坐在电脑前了,玩手机总是方便很多。

翻了张旧照片,十年前的了,那时候住在万汇楼,真年轻。大概是全国最早的面向年轻人的公租房,在网上申请,十年前来说确实是很新潮的事情,这就很吸引我了。租了最贵的600块钱的复式房间,超豪华,楼下办公吃饭玩乐,楼上睡觉。唯一不爽的交通不太方便,那时候还没有滴滴啊,而且还老被旁边万科楼盘的住户排挤,你知道住户投诉然后物业没办法只好另外建了围墙把超市隔在我们外面,买东西都不方便了。想想那时候还真是好玩,既好玩又好玩,年轻真是好。其实那时候天天出差,也没多少天真住下来,想起来是既怀念又心疼年轻时的自己,一个傻小子楞头青在一座城市流浪,真想穿越回去鼓励一下他,帮助一下他,或者仅是告诉他你已经很棒很棒了。

自己被自己感动了。

翻张旧照

guilinshanshui

2010年的桂林山水。

回顾光影10年的时候说到,明年我的QQ号就18岁了,要在它成年的时候跟大家聊聊网络聊天的往事。我们不得不感慨时间过得真是快,但比时间更快的是变化。

现在的网络聊天跟过去比真是差远的,现在的网络论坛跟过去比也差远了,我没有很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会这样,但它就是发生了。

以前网络聊天,几乎没有一个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但却很容易能找到能真正聊上天的人。现在网上聊天的都是现实中认识的人,如果你找个现实中不认识的,十有八九是做广告的甚至直接就诈骗的,要么怀揣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说悲不悲。

以前网络论坛,或许没有现在的那么活跃,但起码每个发言都能对得上人,现在论坛估计没人上了,但类似微博等带公众论坛性质的地方,发言的都不知道是不是机器人,要么就是水军和一堆无脑跟风起哄的。你说惨不惨。

网络能把世界变小,把距离拉近,在认识这个世界的同时,如果能交上几个天南地北的朋友,那是挺好的,尤其对于我们这种在现实生活中有点交流困难的理科生来说。有时候,简单的交友真不容易。希望网络多一点真诚,少一点虚伪,多一点交流,少一点目的。

想到现在几乎没网友时,发出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