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的山

青云之上的山,其实也可以说山腰上的云。

大概就是这样的景色,山很高,山腰全是云,山顶在云上露出来,远远看去,像是天空上的山,很漂亮。这样的景色其实很普通,但也不普通,普通是这个季节几乎每天上班路上我都能看到,不普通的是一般只有早上才能看到,而且不知道其他地方能不能看见,反正龙潭有。

惭愧的是,虽然每天都能看到,而且超级漂亮,但我至今没有拍下来过,我觉得手机拍不出它的美,因为都是肉眼看比较远的景观。立个目标,忙完这段时间,一定找出时间,带上相机,把这美景记录下来。我们的乡村真的太美了,这是我这一年来最大的感慨。

说回题目,我还没想到怎样描写如此美景,等等等吧,忙完这段,一定要记录一下。好多天没写六百字,真的身体静不下来,脑袋空不下来,。

瓦房外的天空

2018年12月4日瓦房外的天空
瓦房外的天空,摄于龙潭。

窗外天空很蓝,云很白。

80后住过瓦房的应该不少,例如我,小时候就住瓦房,但在瓦房上过班的,应该是不多吧,而我,恰好就在瓦房办公。嗯,人生是应该什么都经历一下才完整。

其实瓦房不是一般印象中的一层瓦房,而是两层,我所在的二层还是很舒适的,除了不知道楼什么时候会倒塌以外。怎样舒适呢,前面是条河,很宽的河,水很清很青,不时有小鸟飞过吃河里的鱼,再往远看是山,青青的山,经常可以看到云雾从山上略过,山腰以下都被云遮住,只留下隐隐约约的山顶,很是奇幻。而后面呢,就是上面这幅照片的景象了,蓝天率奇高,不过我一般不往后看。

大概就是这样。

话说回来,都12月了,天气还没有怎样冷过,早上还需要穿件单衣外套,中午出太阳后就直接可以短袖了。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雾气奇重,从迎宾大道刚拐出西林河边时,河对岸只剩一片白茫茫,儿子淡定地说:早上这么大雾,中午太阳可要晒死人了。果不然,还没午后,太阳就能晒死个人。上午大雾中午必然大太阳这个现象,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这么厉害,从来没错过,是不是全国都这样呢?或者全世界?

六百字与改基因人

今天看了老六公众号的文章《如果我是作文老师》,很有感触,写作应该是终生的修炼。好处是每次写作都能让人心平静下来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能更好地认识和发现自我。但要做到老六说的文章的九个词:准确、完整、有美感,语言有张力、结构、节奏,形成感染力、说服力、传播力,还是比较难的。何不每天写六百字试试呢?曾几何时,我坚持了接近5年,每天写,不限字数,全部公开,其实写字不需占用太多的时间,就像阅读,其实六百字拿手机来写也不会难,好吧,那就再出发吧。

刚发现博客的编辑器上居然有字数统计,这六百字可少不了了,苦笑。

写什么呢?一段时间不写再起步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

试说一下大事吧,今天最让人震惊的事情,额,不是今天地震的事,而是南科大的教授宣称一对基因经过修改的双胞胎成功诞生了。一时间,世界哇然。官方非常官方地表示马上启动伦理调查,一百多名科学家联名表示谴责,各大V级科普号纷纷图视文并茂地向我等吃瓜群众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我第一反应,这不是克隆人啊,这是人造人!呃,应该是人造人的前身,转基因人。。。

然后细品了一下各种谴责的声音,说得都很对,总结来说,大概是,修改一对基因预防了艾滋病但不知道会不会引发新的其他病,很不科学;基因修改技术不成熟,要等人出生后才知道是否成功,而不成功的话那人就废了,很不人道;经过基因改造的优等人会歧视没改造过的劣等人,继而利用优等人的优势消灭其他自然生长的劣等人,就是我们,很恐怖。

前两条都是技术层面的谴责,技术提高了就没问题了。后一条是类似人工智能消灭人类的忧虑,其实人工智能如果真的超越人类,而且能比人类活得更久的话,不是指比一个人活得久,是指比整个族群活得久,那未必不是基因的初衷。优等人消灭劣等人,呃,我想想好像并不那么恐怖,更值得担心的是,随着技术提高,可以不断优化人类体质的时候,我们该进化成怎样才不至于走偏。因为世界上总有有某项特长的人擅长做某些事情,而正是因为他有这项特长,导致他做另外某件事情会变成他的弱项,就像特别强壮的人肯定不如娇小的人灵活一样,于是,会不会变成专门生一些擅长某件事情的人,然后生一些擅长做另外的事情的人,人生而不平等,多么可怕!可以说是人类信仰的坍塌。

呃,往极端想确实有助于我们理清思路,归根到底,是会造成人生而不平等,而人生而平等是人类信仰的根基之一。

但如果不破坏人生而平等这一原则,改基因人是不是可以接受呢,或者说现在反对改基因的人,会不会像几百年前那些千方百计阻挠解剖人体的人那样,被后人笑呢。

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研究出,改变成人的基因的技术呢。那是不是会更能让人接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