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传说

想起小时候很傻的事情,关于外星人的,分享给大家笑一笑。

我从小就很喜欢看书,而且一直读得很杂,什么书都读。小学的时候有段时间很喜欢猎奇类的书籍,什么百慕大的秘密啊、奇人怪事啊之类的。从小不正经看书、看不正经的书说的就是我这种。

有次,在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关于外星人的书。书里面以当事人现身说法的方式,每章一个内容,都是讲述人类遇到外星人的一些神奇的事情,记忆中全部是发生在美国的事情。例如哪天后院附近掉下飞船,然后特勤人员紧急介入啊,还附上草坪被烧焦的照片;又或者某天某村子所有电视都突然信号不行了,然后发现有UFO在空中盘旋,几百个人都看见了,最后UFO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又飞走了,信号又好了。。。所有事件都附有当事人回忆,有的有照片印证,说得真的似的。 虽然我还是小学生,但对这些事情我还是将信将疑的,反正觉得有可能是骗人的。

直到有一个故事,毁了我的人生观。 那故事细节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这样的。有个人,天天被外星人捉去做实验,好像还跟一些外星人发生肉体亲密关系了,实验性质的,身体里还被植入一些实验器材,例如一管带药水的晶体管植入后背,但在人间的生活中,这些事他完全是不知道的,因为每次他回来之前,外星人都会给他精准地消除在外星基地的那部分记忆。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自己身体里有奇怪的东西,然后还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科学家利用催眠的方式,在催眠状态下,他逐步回忆起一些在外星基地发生的事情,才慢慢揭开他身上的秘密。

我都不知道这个故事对我幼小的心灵有多大影响了,你想想啊,原来被外星人捉去以后,你自己是可以不知道的,因为他们会毁掉你一部分的记忆。有时候,我发现身体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长长的划痕,我就想是不是自己被植入了;有时候,早上起床发现自己特别累,我就在想我昨晚是不是在外星基地上被迫跑了很远的路,让他们做人类体能实验了。。。这些如果发生了,但我记忆被消除了,那我也是完全不知道的啊,好像在逻辑上完全没有错误。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怎么验证这个事情,怎么证明我没被捉过?好像没有办法验证啊。。。

我心里是崩溃的,晚上睡觉前想起来都怕,今晚会不会被捉?吓得不轻。后来,我又想,反正无论被捉后被怎样残酷的折磨,回来后我都是不知道的,也不痛,对我完全没影响,管他呢!我这人比较乐观,发展到后来,我会想,我这么聪明,是不是外星人做实验时帮我大脑植入了什么超厉害的东西,是不是外星人又帮我怎样了。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能证明自己有或者没有被外星人捉去过。

80后的幸运

今天在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号看了一篇文章,80后经济学博士李晓鹏写的,深有感触,分享一下链接:点这里。有兴趣的可以读一读。

他说,80后很幸运,在三十多年的生活里体验了人类两千多年的变迁,从农耕时代到工业时代到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都经历了。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尤其是我们80年代前段出生的,作者比我大一岁。想想我儿子,就不可能有我那么幸运。

我年幼的时候看过漫天星斗,那时候的人们,很大的一个乐趣是晚上看星星,真的很漂亮,记得小学学校有一片草坪,晚上总有拍拖的青年双双去草丛中看星星,而我跟小伙伴们在草地上玩耍,虫子鸣叫,微风轻吹,没有手机,看着星星一闪一闪,岁月就是那么美好。

我年幼的时候玩过清澈河流,那时候的孩子,很大的一个乐趣是去小河里游泳,真的很好玩,大哥哥们一个个从岸上跳到水里,然后在水里玩耍,而我这样的小屁孩就在河边用幼滑的泥沙筑着堤坝“蓄水”,捉几条小鱼几个小虾放在自己挖的“水潭”里,小鱼欢快地游,小虾一蹦一蹦地跳,蓝蓝的天,青青的山,雨来了有尘土的芬芳,雨停了屋檐的水滴连成线,时间就是那么流淌。

我年幼的时候,还有很多趣事。晚上和小伙伴们捉迷藏,身边是闪闪发光的萤火虫;有一天邻居的邻居的邻居的邻居家里的昙花盛开了,大家争相去欣赏,一脸兴奋;有一天地上跑着几十只青蛙,正在惊讶,原来后面有一条蛇在吐着舌头追;有一天傍晚和小伙伴跑上五楼的楼顶,当时周边最高的楼,看着夕阳西下,炊烟袅袅,耕田的农民还在田里劳作,很平和美好的画面;经常和小伙伴们到田里偷番薯,然后到竹林砍竹子,在地上挖个坑捡来竹壳木柴堆起火,边烤番薯边烧竹筒饭,香喷喷的味道没齿难忘。这样的趣事还有很多很多,足够我一生回忆,然后从中获取力量。

没过几年,河里的水污浊了,河里捉来的鱼吃起来有一阵阵恶心的汽油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上的白云居然不是一朵一朵的了,走到山林里居然都没有动物了,人工种植的草地上居然没有昆虫,晚上的星星就更不用说消失在哪里了。但家里的电器开始多起来,路上的车开始多起来,从豪迈摩托到小汽车,吃肉不那么奢侈了,衣服鞋子的款式多了,BP机手机出现了,明星歌星流行曲活跃了生活。我们,在广东这个改革前沿阵地的,真是剧烈地感受着变革,无论它带来的坏还是好,都直扑而来,没有商量的余地,经历千年变革真的没有夸张。

2000年左右,跨过了千年虫,伴随着千禧年的喜悦,没想到我们就这么跨进了一个新的时代,互联网与人工智能。而我开始接触这一切,是从偷偷去网吧开始的。

十几岁的我对互联网是那么地好奇,你们知道那时候的书是怎样写的吗,世界上50个一生必须去的地方,列了全球各大景点的介绍,然后第50个居然是互联网,而那时候,很自然地觉得书里写得很对。开始,我们去的网吧里只有局域网,十来台电脑联网玩红警玩星际玩CS,不亦乐乎,后来,网吧真的可以上网了,我们知道去新浪网看流行曲的Flash小视频,记得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至少被做了几十个版本的Flash吧;去新浪搜狐申请电子邮箱,居然可以在互联网上写信,马上送达;申请OICQ、ICQ,还有其他聊天软件号,可以找网友聊天;玩论坛,本地的全国的,还要做一个很酷的签名档。到2002年读大学的时候,开始有网游了,在学校机房里下载,校园网可牛逼了,600M的大话西游游戏几分钟就下载好了,可是下机后机器会自动还原,下次唯有再下载;在校园网用FTP共享各类大文件、小电影,玩BBS,还记得一塌糊涂吗,各种网站开始被封被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网速就开始快了,网上看电影都不用下载了,看直播都不会卡了,然后手机的网速也随着4G普及变快了,手机上网不用就着流量小心翼翼了。互联网的发展真的很快很快,我已经有8、9年几乎所有东西都在网上买了,从买了之后要挑能到达的快递公司,到不用担心快递公司问题,到隔天就送达,能网购的小县城生活过得跟城市一样滋润了。

人工智能还没进入我们生活,但可预期,未来会更深地影响我们的生活。你说80后幸运不幸运。

我现在唯一的担忧,也是觉得有可能唯一不幸运的事情是,80后有可能是最后一代要死亡的人类,多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