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基因杀人

昨天说了转基因人的事情,今天看了一些科普号,确实过虑了,我们离随意地修改基因创造出完美人类还差远了。是这么说的,现在最好的修改基因方法最高的成功率只有72%,这是修改一对基因的成功率,如果同时修改两对,那就是0.72*0.72,就只有50%左右的成功率了,同时修改50对的成功率就几乎已经为0了,而人体的基因却有好多好多,而且各自的作用和相互的作用大部分现在都还是未知的。

但是,我有个更疯狂的想法,假如有一群基因研究的geek,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他们组合在一起,隐秘在某个海岛例如,然后他们达成目标的途径之一是要消灭大部分的人类。嗯,就是说他们现在的小目标是消灭大部分人类。你猜他们可以怎么做?我觉得是,可以找一种超级致命、传播性又强的病毒,或者是扩散性超强、致命性超高的毒气,然后通过修改基因,让改基因人对这些病毒或毒气免疫,他们本身修改基因,他们的下一代在胚胎完成了改基因,于是后代的后代都是免疫的,完成了这些工作以后,他们大范围地扩散病毒或毒气,呜呼,全世界人都死翘翘了。

这种黑科技太恐怖了,你们说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而且实现起来好像真不是很难。

今天就写这个吧。

六百字与改基因人

今天看了老六公众号的文章《如果我是作文老师》,很有感触,写作应该是终生的修炼。好处是每次写作都能让人心平静下来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能更好地认识和发现自我。但要做到老六说的文章的九个词:准确、完整、有美感,语言有张力、结构、节奏,形成感染力、说服力、传播力,还是比较难的。何不每天写六百字试试呢?曾几何时,我坚持了接近5年,每天写,不限字数,全部公开,其实写字不需占用太多的时间,就像阅读,其实六百字拿手机来写也不会难,好吧,那就再出发吧。

刚发现博客的编辑器上居然有字数统计,这六百字可少不了了,苦笑。

写什么呢?一段时间不写再起步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

试说一下大事吧,今天最让人震惊的事情,额,不是今天地震的事,而是南科大的教授宣称一对基因经过修改的双胞胎成功诞生了。一时间,世界哇然。官方非常官方地表示马上启动伦理调查,一百多名科学家联名表示谴责,各大V级科普号纷纷图视文并茂地向我等吃瓜群众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我第一反应,这不是克隆人啊,这是人造人!呃,应该是人造人的前身,转基因人。。。

然后细品了一下各种谴责的声音,说得都很对,总结来说,大概是,修改一对基因预防了艾滋病但不知道会不会引发新的其他病,很不科学;基因修改技术不成熟,要等人出生后才知道是否成功,而不成功的话那人就废了,很不人道;经过基因改造的优等人会歧视没改造过的劣等人,继而利用优等人的优势消灭其他自然生长的劣等人,就是我们,很恐怖。

前两条都是技术层面的谴责,技术提高了就没问题了。后一条是类似人工智能消灭人类的忧虑,其实人工智能如果真的超越人类,而且能比人类活得更久的话,不是指比一个人活得久,是指比整个族群活得久,那未必不是基因的初衷。优等人消灭劣等人,呃,我想想好像并不那么恐怖,更值得担心的是,随着技术提高,可以不断优化人类体质的时候,我们该进化成怎样才不至于走偏。因为世界上总有有某项特长的人擅长做某些事情,而正是因为他有这项特长,导致他做另外某件事情会变成他的弱项,就像特别强壮的人肯定不如娇小的人灵活一样,于是,会不会变成专门生一些擅长某件事情的人,然后生一些擅长做另外的事情的人,人生而不平等,多么可怕!可以说是人类信仰的坍塌。

呃,往极端想确实有助于我们理清思路,归根到底,是会造成人生而不平等,而人生而平等是人类信仰的根基之一。

但如果不破坏人生而平等这一原则,改基因人是不是可以接受呢,或者说现在反对改基因的人,会不会像几百年前那些千方百计阻挠解剖人体的人那样,被后人笑呢。

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研究出,改变成人的基因的技术呢。那是不是会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川行

2018年9月川大行

飞成都途中拍的,9月下旬山竹台风过后去了一趟成都,跟同学们一起很开心,吃了火锅串串川菜、看了川剧变脸喷火、逛了川博成博宽窄巷,还是很满足的。有空再整理相片。

有预感成都还会去很多次,例如去重庆顺便去、去稻城途经去、没看熊猫继续去之类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印象中成都是很多阶梯的小巷子,可能是某小说的封面照影响太大,关键是那小说我还没看过,去了才知道成都那么平,哪有什么石阶梯。有时候,人的潜意识里对某个事物的印象,真是很奇怪的,还好,去看了走了之后纠正了。